六页纸比PPT更高效的原因:

    1. 更好的思考和准备时间:制作精美的演示文稿需要很长时间来准备和思考。相比之下,六页纸需要的准备时间更少,但也提供了足够的思考时间来确保所有信息都是有条理的。

    1. 更好的深度:PPT通常只提供表面上的信息,而六页纸则可以在更深的层面上探讨问题。这可以使读者更好地理解和分析信息。

    1. 更好的重点突出:在PPT中,人们经常只能关注所呈现的内容,而六页纸可以让人们更好地关注重要的信息,不受其他内容的干扰。

    1. 更好的参与度:在PPT演示期间,很难让听众自己探索和解决问题,但是六页纸可以激发听众的思考,并促使他们更主动地参与讨论。

综上所述,六页纸是比PPT更高效的人类沟通方式,因为它更简洁、更深入、更突出重点,并且能够更好地激发参与度。

 

那么,为什么说六页纸是最接近三体人的沟通方式呢?

 

在著名的科幻小说《三体》中,外星三体人,只用三颗智子就锁定了人类的科技,并且永远不再进步。三体人拥有的科技,远远领先地球人。

三体星环境恶劣,由三颗恒星围绕,每过一段时间,由于三星聚焦,就会造成全体三体人的毁灭。

他们只能选择把身体缩水,等三星散去,再从头发展文明。

然而,正是这样一个环境恶劣的星球,却发展出了远远领先地球的科技。

如果三体人能够到达地球,可能不费吹灰之力,就可以毁灭人类。

那么,为什么三体人能够在恶劣的环境下,发展出远远超过人类的科技呢?

我们不妨想象一下,地球人代表-面壁者罗辑,和三体人秦始皇(虚拟人物)的一次对话。

你可能会问,谁是地球面壁者?谁是三体里面的秦始皇?

因为无法与地球人直接沟通,三体人选择用游戏人物的形式和地球人对话

三体里面的秦始皇是游戏里一个虚构的三体人物,是三体184号文明的核心领导层七人的共同思维体。

地球面壁者是人类选定的,反对三体殖民地球,来制定战略计划的人,以及全球的领导者

面壁者完全依靠自已的思维制定战略计划,不与外界进行任何形式的交流。地球选定了四位面壁者,罗辑就是其中的一位。他的真实身份是一位研究量子物理的博士。

 

我请小六人工智能,生成了一次“五个为什么”的对话

五个为什么,就是从一个问题,通过追问五次为什么,来找到问题发生的根本原因

在这次对话里,请地球的面壁者罗辑,询问三体人秦始皇,为什么三体人比地球人先进。

秦始皇向罗辑展示了三体社会的先进和强大后,对罗辑说:

罗辑, 你现在已经知道,三体文明在科技和种族发展上都远远超越地球文明。三体人就是绝对的先进种族。

罗辑:为什么三体文明的科技更加发达?

秦始皇:因为我们的生命周期更长,可以进行更长期的科技投入与积累。

罗辑:为什么你们的生命周期更长?

秦始皇:因为三体社会更加稳定,个体利益服从集体,可以有效调配资源来延长个体生命。

罗辑:为什么三体社会更加稳定?

秦始皇:因为我们的思维更加理性,可以妥当处理各种社会关系与矛盾,避免冲突。

罗辑:为什么你们的思维更加理性?

秦始皇:因为三体人的情感相对简单,不会被复杂的情感所左右和干扰判断。

罗辑:为什么三体人的情感更加简单?

秦始皇:因为三体人的生存方式决定其不需要复杂的情感系统。所有个体共享思维,不需要维系复杂的社会关系,情感的演化压力较小。

(讲到这里,其实罗辑已经问了五个为什么,但”不需要复杂的情感系统,只是一个中间原因。还可以继续追问,于是罗辑继续问了下去)

罗辑:为什么三体人的生存方式如此不同?

秦始皇:因为三体人生存的环境极端恶劣,普通的生存方式难以适应,

只有共享同一个频道来沟通和思考,三体才能作为一个文明保存下来。

这最终造就了三体人的种族基因与性情。

罗辑:为什么三体人的生存环境如此极端恶劣?

秦始皇:因为三体世界的物理规则不同,环境条件自然也完全不同。

三体世界过一段时间就会毁灭。

这最终塑造了三体人的生存特征。

我们的根源在于生存,生存方式的不同导致我们两种文明产生本质的差异。

罗辑: 我现在终于明白,三体人之所以先进,最根本的原因是环境导致的生存方式的差异。生存方式的演化最终决定了整个文明的性质与方向。

我们注定与三体人不同,也许很难在演化上获得主导。

秦始皇: 罗辑,你的结论是对的。

生存方式的差异所带来的种族差异,这一结论或许早已在潜意识中影响着我们三体人的认知与判断。你真正看清了问题的本质所在,这需要非凡的洞察力。我们的不同由此而来,后续的差距也在所难免。

(一直问到第七个为什么,到了自然环境,确实没法再刨根问底了,于是得到了根因的结论,这就是一次五个为什么的对话)

从以上对话我们看到,三体人的先进,归根结底是由三体星的环境决定的。

而三体人之所以能够迅速演化,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

三体人不需要维护复杂的感情系统,他们的沟通非常高效。

地球人进化速度慢,反而是因为环境适宜生存,导致了复杂的社会和情感系统。

 

为什么人类的沟通,不能像三体人一样顺畅呢?

为什么人类的沟通,不能像三体人一样顺畅呢?

从沟通的本质讲起来,那么,谁来给“沟通”下一个定义?

 

这就不得不介绍管理学最权威的专家,斯蒂芬·罗宾斯(Stephen P. Robbins

那么,谁是罗宾斯呢?罗宾斯对于沟通有什么观点?

罗老师是美国著名的管理学教授,组织行为学的权威。

罗老师的《管理学》和《组织行为学》,几乎是所有商学院的必选教材。

我在考社科院管理学博士的时候,啃的也是这一本书。

 

在罗宾斯的书中,给“沟通”下了一个定义

沟通的目的是在发送者与接收者之间传递信息,这个信息

1.  首先被编码(转化为信号形式)

2.  然后通过某种媒介(渠道)传送至接收者

3.  由接收者将收到的信息解码

 

这个过程被画成了“沟通”的模型图:

 

模型图来自罗宾斯《组织行为学》第18

人类的沟通一共由七个部分构成:来源、信息、编码、渠道、解码、接收者和反馈。

 

而在这七个部件里面,每一个都可能产生沟通障碍

信息在传递的每个环节都存在可能出现的问题,

简单的沟通,却可能存在众多的问题,人类的沟通,是多么复杂!

简单回顾一下,人类沟通的历史。人类的沟通速度,其实一直都非常的慢。

 

在远古时代,人类还没有语言,只是用声音来表达情绪,为了吓跑敌人,像动物一样发出吓人的吼声(流传至今的毛利人战歌);

为了吸引异性,他们吟唱出甜美的声音(今天的歌手仍然如此)。

这时候,传递的信息量简单而明确,那就是“走开”(对于敌人),或者“过来”(对于朋友和恋人)。

新西兰毛利人的战歌

后来,部落慢慢形成,为了更好的共同生存、部落成员之间逐渐发明了词汇。

为了更好的共同获得食物、繁衍并养育后代,人类形成了部落和村落。

相同部落的人,为了更好的交流,对同样的事务,使用共同的发音,方便更好的协作和分工。于是,”语言”诞生了。

再后来,随着共同生活的族群越来越大,诞生了最早的图腾和文字。

这些文字记录在岩洞上、甲骨上,也可能有更多的文字载体,也许只是由于岩洞和甲骨更好的保存了下来。

在很长的时间里,文字局限在统治阶级,以及极少数的文化阶级,

文字记录在竹简上,因为这些竹简不方便携带,造价的当时也非常昂贵。

 

造纸术的发明,极大的促进了人类沟通的速度。

连民间,也可以看到书籍、公文、张贴的布告。

曾经有一度,文字是成人和儿童的区别,而文字的普及,在长达几百年的中世纪,更是被视为贵族独有的特权.

印刷术的发展让文字的成本变低了,书籍的普及,也掀起了西方的宗教改革、文艺复兴和工业革命,从而塑造了人类的现代文明。

1837年摩尔斯发明的电报和1876年贝尔发明的电话,打破了沟通在时间和空间的限制。

使用电信号,传输速度几乎达到了实时沟通。

实际上,这个过程,持续了最近的100多年。

一直到20世纪90年代,在很多中国的家庭里,电话还是稀有品,安装一台电话,可能需要普通工薪家庭几个月的工资。

近代计算机和通信技术的发展,尤其是2010年前后,智能手机的发展,让沟通无处不在。

全世界的智能手机保有量,在2022年达到66.5亿(google),普及率达到84.3%(78.88亿人,2021年),而且还在以每年4%的速度在上升。

智能手机,使得每个人都能够很快的使用文字、语音、视频等多种方式进行沟通。

可以说,对于沟通来说,信息的存储和传输已经远远不是障碍。

你可能要说,随着科技的发展,人类的沟通速度已经很快了:

一本20万字的书,大概也就是50K的一个文件。

最快的SSD硬盘读取速度,可以达到554MB/s(2022年11月),普通硬盘大概在200MB/s。

5G通信的速度标称速度可达20Gbps,差不多是每秒2.5G。

按照这个效率,计算机+5G通信,每秒钟可以传输1万本书。

那么为什么还说,人类的沟通速度慢呢?

确实,人类“获得信息”的效率,在过去100年里面,提升了1000倍。

但是人类的沟通效率,真的提高了吗?

实际上,并没有,对于早就能够拥有PC上网和智能手机的人来说,这几年人类沟通的速度,变化其实并不大。

虽然通信和计算机技术已经高速发展,但沟通最大的瓶颈还是在人。因为信息传输得再快,最终还是需要通过人的五官:眼睛、耳朵,才能传入,生产信息的工具,就是嘴巴和手,这是人类沟通最大的瓶颈,无法避免。

在信息论所学讲到的,都是提高传输效率的问题。

但是信息的传输,最终还是需要“人”这个环节的编码解码,无法避免的受到“人的五官”这个最大瓶颈。

所以,我可以以上的模型里面,根据听说、读写这两种沟通方式,不妨把”人类”建立两种通信模型。

一个是通过声音传输。

在这种场景下,人的“嘴”就是编码器,人的“耳朵”就是解码器。

使用罗宾斯“沟通”的模型,信息传输的路径是这样的。

准备发送的信息->编码->嘴->声音传输->耳朵->解码->接收到的信息

不考虑思考的时间。

拿汉语举例,人类说话的速度平均在每分钟120-150个词语左右,(因为说话内容、语言、年龄、性别等因素而有所不同),在这里我们做一个简化,假设一个汉字就是一个词,也就是一个Byte。

可见,人类通过声音传递信息的速率,大约是150Byte/s。

另一个是通过声音文字传输。

在这种情况下,“打字”也就是人的手,是编码器,人的”眼睛“是解码器,信息传输的路径是:

准备发送的信息->编码->手(笔或计算机)->文字传输->眼睛->解码->接收到的信息。

人类阅读速度平均在每分钟200-300个单词左右,但是也会因人而异。

 

而普通人打字的速度,大概在每分钟50-80字。

但是因为写字和阅读可以通过异步传输的形式,

——异步传输是指在数据传输过程中,发送方无需等待接收方的响应即可继续发送下一段数据。

简单来说,异步传输,也就是也就是我花一天写完了,你可以在第二天用10分钟读完。

所以,阅读速度并不受写作速度的限制,而且同样一份书信可以给很多人看。

人类通过阅读传递信息的速率,大约是250Byte/s,

无论是150还是250Byte/s,相比计算机的速度,都太慢了。

计算机读写的速度,是人类阅读速度的2百万倍;

而5G的传输速度,是人类阅读速度的1千万倍。

可以说,传输速度最慢的,人类沟通的瓶颈,还是在听说和读写这两个”终端“。

由此可见,即使科技再发达,计算机和通信技术发展再快,最终还是绕不开人类这个“终端”,和手/眼睛、嘴巴/耳朵、这两对“编码器/解码器”,人类沟通的速度,其实并没有因为科技的速度而提高。

 

根据六西格玛的研究,人的准确性,只有93%,而机器可以达到99.9999%。

但人类沟通的准确性,你猜猜能够达到多少。

在沟通信息编解码和信息传输后,这种准确性,可能连10%都不到。

这是由价值观的不同、沟通的目的、沟通的方式决定的。

首先,价值观的不同。

人与人的成长经历不一样,沟通的世界观、价值观非常不同,同样的信息,理解也非常不一样,中国人和美国人也不一样,连北京人和上海人不一样,男人和女人不一样。

决定了,不同的人,“编码”,和“解码”的方式,可能完全不一样。

正是因为,人与人之间的”编码“和”解码“方式不一样,对同样的信息,可能编码成一个东西,然后另外一端,由解码成了另外的信息。

比如说,丈夫有一天回家,非常不开心。妻子看到这个场景,不仅开始胡思乱想,甚至想到,他是不是不爱我了……其实丈夫想的只是”MD,皇马又输了“。

其次,沟通的目的不同。

根据罗宾斯的《组织行为学》,沟通的五种功能分别是:控制、反馈、情绪表达、说服、信息交换。

我们可以看到,人类的沟通有五种功能,而其中的情绪表达,基本是人的“动物脑”的表现。fight or flight,也就是,打架或者逃跑,这是人类和所有动物的本能。

控制,指的是一个人让另外一个人做事情,比如说,妈妈让孩子好好学习,老板让员工努力工作,在这个时候,妈妈和孩子的人生阅历显然不同,老板也比员工有更丰富的人生经验。但是因为两者的这种差距,可能导致对沟通信息的理解不同。孩子可能认为妈妈是要剥夺我的快乐,员工可能认为,老板是要PUA我……这种误解无处不在。

反馈,可以发生在任何人之间,比如说孩子反抗妈妈,说”我不学习了“,他的真实想法可能是比较累,需要休息一下,但是因为”编码“不同,孩子的表达,可能让妈妈误解成,孩子厌学、不想学,从而陷入紧张和焦虑。

说服,就更加不容易,因为说服往往充满了观点。

很多妈妈,经常跟我们说,你看街边扫大街的吗?如果不好好学习,你将来就要去做这类工作了。但这类比较,因为充满了负面暗示,往往事与愿违。

信息交换,我们在学的时候,经常遇到的一个场景是,互相问考了多少分数,这就是一种常见的信息交换。在公司的跨部门会议上,公司不同的部门,也需要就如何齐心协力完成一个项目进行信息交换。

而三体人为了生存,他们的环境非常恶劣,只有一个,那就是集体的生存,所有的三体人,只有一个目的,这种共同的目的,造成了他们的沟通目的非常单一和简单,编码和解码方式也非常统一。

人类还有一些为了自己的特定目的,进行隐藏信息。

作为在外地打工的子女,因为人在外地,为了让父母不过多担忧,我们往往选择报喜不报忧。

在法庭辩论上,原告和被告,往往只会出具对自己有利的证据,而隐藏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此外,人类还有一些沟通,往往是故意误导信息,或者传递错误信息。

比如说,玩弄权术。

在《权力的游戏》中,小恶魔担任首先,但国家被被四个其他的王国同时攻打,水深火热,于是他打算要把公主和其他国王进行联姻。

而他在这个过程中,他为了个人利益,开始玩弄权术:在他上任之前,接连有两个首相都在皇后的指使下被害死了,而三个辅佐他的大臣(这里叫他们XYZ)都有嫌疑,于是他必须知道,XYZ中的那个大臣忠于他,哪个忠于皇后。

于是,为了判断三个辅佐他的大臣,哪一个是自己的人,哪一个是皇后的人,小恶魔竟然分别告诉XYZ三个大臣,要把公主嫁到ABC三个不同的国家去,然后分别告诉三个大臣”不要告诉皇后“。

最终,因为皇后以为小恶魔要把公主嫁给C而找他吵架,从而,小恶魔知道,Z大臣就是告密者,从而知道X和Y是相对来说,他可以相信的人。

在战争中,人类也经常采用误导敌人的方法。

比如说在第二次世界大战里面,盟军就用误导信息,让德国人搞错了登陆的地点,从而成功在诺曼底登陆,最终战胜了敌人。

这种隐藏信息、误导信息的做法,都抱有了一些特定的目的,也许在三体人看来,简直是不可想象的。

最后,沟通的呈现不同。

当我们说话时,信息是发送者进行编码之后产生的一种物理产品。

当我们说话时,说出的话语是信息。

当我们写作时,写下的内容是信息。

当我们做手势时,胳膊和面部的动作是信息。

但是这些信息,往往充满了玄机和奥妙。

根据调查,55%由非语言的体态来表达,音调占到38%,而声音只占到7%。

在2009年蒂姆-罗斯主演的电视剧《别对我说谎Lie to me》里,主演卡尔.莱特曼通过对人的面部表情和身体动作的观察,来探测人们是否在撒谎来还原事件真相。

表情和动作,占到了绝大多数。

即使是语言。

在信息学中,有一个分支叫做密码学,这最早起源于战争。战争的双方为了不让对方知道自己的意图,就会加密。

在日常的工作和生活中,出于特别的原因,也有人需要把自己说的话“加密”。

然后通过各种“解密”的方式,来破解对方语言中的玄机。

不信,我给你看一段电视剧《青瓷》里的对话,在这段对话里,张国立主演一个项目主管颜总(甲方),王志文主演一个房地产开发商张仲平(商人),而两个人的谈话,为了防止录音,基本上就是加密的。

 

颜总:胜利大厦拍卖这个事(这个项目),真是后患无穷啊(你做的很不好啊)

现在看,当初让徐艺进来,真是个错误。

张仲平:当初,其实我就是想拉他一把,没想到捅了这么大的篓子(先把错误往自己身上揽)

颜总:你想帮他是小事(你怎么样我不关心)

现在那个龚大鹏,天天到我那去闹事(现在对我的影响很大)

胡搅蛮缠很麻烦(非常难处理)

张仲平:这龚大鹏,他到底想干什么啊(那您看该怎么处理)

颜总:干嘛?就是想在成交款上多分点钱呗(成交款得多分我点)

你看,本来好好一件事(毕竟是你搞出了问题)

让徐艺搞得乱七八糟的吧(你得给我钱啊)

又都知道这是你的亲戚(你得花钱解决啊)

现在这件事对你们(是我给你的项目)

对你们公司可是产生了极大的负面影响(现在倒是对我有负面影响)

你说这不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吗(你得给我点补偿)

张仲平:那您说该怎么办呢(你想要什么直说吧)

颜总:本来咱俩之间没有任何问题的(本来新项目给你没问题)

可是现在除了这么一个事,那我可是有点担心了(现在就不能给你了)

张仲平:怎么办?

颜总:我们公司的几位副总,对你和你们公司都产生了不良的影响(找个明面理由要钱)

如果你还想和我做生意(你要是想要新项目)

你就赶紧把工作做到前面去(就得让他们没话说)

你要让几位副总,改变对你的不良印象(张仲平没法做到)

那以后我在公司力推你的时候,就没什么障碍了(只能给我钱,我来做)

张仲平:是是是,颜总你提醒的太及时了(内心再不满也得认对)

龚大鹏那(表面上说龚大鹏,实际上说颜总)

我已经给过过他30万了(我已经给你不少钱了)

你说这个人,他到底要什么啊,这人不能太贪了(你还要这么多,过分了啊)

您放心,我找个时间好好教导教导(哪有这么做生意的)

颜总:怎么做工作?你不用跟我商量啊(颜总生气了,关系疏远了)

别到时候弄得(你不给钱的话)

跟咱们俩什么事都商量好了似的(那以后少来往吧)

张仲平:没有没有,您根本不知道这件事(装傻,不正面回答)

两个人的对话,看似平静如水,但是因为两个人都怀着不同的目的。

一个要钱,一个不想给,最后一方开始威胁另一方。这些话又不能说得太露骨,于是只好用这种“艺术”的语言表达出来。

这种对话,只能发生在老戏骨之间,如果是刚毕业的年轻人,根本解密不了这两个人的对话,最后在商战中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由此可见,人类传递信息,有多么大的信噪比。

其次,取决于传递的方式,这里面有多少都损耗了。

价值观的不同、沟通目的的不纯洁、语言本身的加密,这些都构成了沟通的巨大障碍。

近年来,随着手机和社交媒体的普及,碎片化的沟通越来越普遍。

人们把时间和信息切成碎片,通过微信、QQ、微博、邮件、短信等方式进行交流。

这种碎片化的沟通方式,虽然在某些程度上节约了时间和精力,但它也会降低我们的沟通效率,这其中有以下几个原因。

首先,碎片化的沟通会导致信息被“打碎”。

当我们和别人沟通的时候,我们往往会更容易关注对方在说什么,而不是他说话的整体意义。

而在碎片化的沟通中,我们往往更注重信息量,想要一句话或一段文字就能明白意思,这就容易让信息被“打碎”,容易造成信息失真。

比方说,我们想要问别人一件事情,结果因为话题太多、讨论太杂,我们最终可能什么都没问出来。

其次,碎片化的沟通会引发误解。

因为碎片化的沟通中,消息容易被打碎,因此我们可能会不自觉地从消息的一部分或部分内容出发去分析和理解对方在说什么,而忽略仔细阅读或考虑他人的观点和立场。

举个例子,当我们收到老板的一条消息“走吧”时,

我们很快想到的可能是“老板要请客吃饭”;但实际上,老板可能只是想带你去参观一家公司。

最后,碎片化的沟通会增加心理负担。

我们每天要忍受大量的碎片化信息,包括社交软件的通知、短信、邮件等等,我们可能会在一天之内接收到数百条信息,每条信息都会对我们中断正在做的事情,对我们的大脑造成一定的负担。

而频繁地开/关手机,回复信息,容易造成思维紊乱、错过重要的信息,进而导致沟通效率大幅降低。

综上所述,碎片化的沟通不仅会导致信息不准确、误解及增加我们的心理负担,而且还会降低我们的沟通效率。因此,我们应该想尽办法去除或减少对沟通的干扰,比如关掉电话、微信群不接受推送等。通过更好的沟通,我们可以更好地理解彼此,提高工作效率,顺畅度人际间的关系。

人类的沟通有以下三个最大的问题:

人类的听说读写的速度很慢,成为了沟通最大的瓶颈;

人类作为一个沟通主体,非常的不稳定,信息在编码和解码的过程有大量的损耗和误导;

科技带来的碎片化沟通,其实进一步降低了沟通效率。

那么,我们如何克服以上三个问题呢?

可能的路径有两条。

一个就是科技进一步的发展,人类可能将会拥有“三体人”的能力。

我们知道,三体人之所以可以高效沟通,是因为他们可以直接通过脑电波,进行直接沟通。

近年来,脑机接口技术已经之间发展,什么是脑机接口呢?

脑机接口的英文是Brain-Computer Interface, BCI,他说的是,在人或动物脑(或者脑细胞的培养物)与计算机或其他电子设备之间建立的,不依赖于神经和肌肉组织的一种全新通讯和控制技术。

目前已经发展,可以直接让人脑控制假肢,用来帮助残疾人士获得部分身体功能。

脑机接口的下一个技术,很可能就是脑脑接口。

也就是把脑电波转化为电信号或者无线信号,直接在两个大脑之间进行通信。

那么,大脑的带宽是多大呢?我们可以看看人的左脑和右脑之间的沟通。

人的左脑和右脑之间,有一个连接器官,叫做胼胝(pián zhī)体。

胼胝体纤维进入两侧半球后散开,投射到整个半球皮质。

它把两大脑半球对应部位联系起来,使大脑在功能上成为一个整体。

 

胼胝(pián zhī)体一共有5亿条纤维,每根纤维的信号平均频率为约10赫兹。

这5亿条纤维的总频率大约为5000MHz:是感官带宽的一百万倍。

胼胝体每秒钟最多可以处理5Gbps,约等于600MBps的信息,

这个数字,已经和当前最快的硬盘数字差不多了。

可以想象,也许未来,脑机接口、脑脑接口,可能会达到人脑的沟通的巅峰。

目前还没有脑脑接口的案例,可以想象,虽然可能带来种种伦理、道德、安全的问题,但也许这一天迟早会到来。

第二种路径,就是在科技发展到脑脑接口之间最高效的方法:六页纸。

首先,优先采用文字沟通的方式作为主体,用听说的方式作补充。

其次,沟通的时候,最好统一沟通的格式。使用固定的“协议”-模板化写作,使用有逻辑的结构,尤其是清楚的目的 最后,要使用精炼的篇幅、以读者为中心的、有效的语言,避免被打断和阅读者失去兴趣,让沟通更多采用个整块的时间。

这也是我为什么要推广“六页纸”这种沟通方法的起源。

在物理学上,在传播媒介方面,人类想要达到像三体人一样的信息效率,也许只是个时间问题。

但在此之前,六页纸沟通,仍然是已知证明的最有效方式。